森马官方旗舰店春季新装登场,陪你开启时尚的节奏,换出新年新气象

作者:chenliang2017-9-27 13:46分类: 杂谈

     貌似是粟中奎同学第三次跟我说他失恋了吧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话真的用烂了呗。说什么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玩的是什么,有了钱要温暖,有了温暖要贴心,贴心了要个人空间。要什么就给什么,最后反倒是什么都不对。
        粟也算个多情的种吧,初中第一天军训就听说他喜欢某某女生,后来一连串的他喜欢谁谁,他又喜欢了谁谁,又跟谁表白了,巴拉巴拉。那时他要玩梦幻,起的名字就是艾堂,嗯,就是爱唐,大家都懂的。至于后来唐答应他没有我无心八卦,只知道他倆后来通过信。
       听说他到要转学的时候正好圣诞节了,我买了个76人的钥匙扣送他,他最喜欢的球队。后来他把钥匙扣送给了豪匪,豪匪后来因为有心理的一些问题休学了,这是后话。
        初中几乎每天上学放学都是和佩佩姐一起走,其实都在一个班,没什么新鲜事好交流的。印象最深的是,如果换了位置,谁和粟坐得近的话,在路上一定会有很多趣事讲。粟就是这样的一个活跃分子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面当然记得,那时我跟佩佩姐已经约好了寒假去体校练跆拳道,我们想着练过以后就能很厉害了!尤其是对粟这样的调皮男生,下学期要给他们好好教训一下!领通知书那天就是最后一面,他还戴了个耐克的帽子,我记得他站在台阶上,森马我和佩佩姐说寒假要去练跆拳道,让他下学期别转学,他说不转,不会走的。所以,最后那句话是假话。这就是最后的印象了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都是听说了,听说在广西,听说去了越南,听说干过走私,听说进了部队,听说留在了部队…他给过我们他在广西读书时的地址,希望我们写信给他。我记得我好像写过信给他,但是好像最后没寄…反正后来问过他他说没收到过,那就应该是我没寄。印象中是怕班主任把回信截下来不给我,所以干脆没寄了。
        今年年初他回过娄底,他外婆去世了回来奔丧。顺便叫了许多初中同学一起聚了个会,不巧那天正好摔了不能出门,他还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,可是我还是没去…感觉已经变了,不再是初中那个幽默风趣的同桌,而是满身社会气息的青年。
        看他发过一张和女朋友的合照,那女的浓妆艳抹的夜店女郎型,卡姿兰大眼睛。这就是品味问题了…
        说到他还是觉得豪匪挺可惜的,和我也是6年的小学同学,初一还是班上的第一名,后来突然开始厌学、狂躁、易怒…检查说是有某种精神疾病,后来就退学了。再后来又读了一次初三,和耳朵一个班。后来没上高中,也当兵去了,再后来干嘛,森马我也不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 初中毕业6年了,同学们的变化都挺大的,出国党、当兵党、创业党,还有,消失党…还有我们一群还关在学校里的校园党。
        麻痹哲算是异类了,他跟那群创业党混得比较多,创业党听说他还要考研的时候那叫一个惊呼…大宝哥算发小,也是奇葩,不知道他究竟想干啥,他游离在一个独特的派别…
        唉,跟很多初中同学都已经格格不入了。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已有 0/85 人参与

发表评论: